WFU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喝香菜水可以幫助腎臟排毒嗎?


作者:張維文醫師(Wei-Wen Chang, MD)





陳先生是位六十多歲的阿伯,初次來看診時,一抽血就發現他的腎功能已差到瀕臨要洗腎的階段。他說自己平時菸酒不沾、過去也沒有任何慢性病史,對這個診斷很難接受。

之後的幾次回診,陳先生的腎毒素依舊緩慢爬升當中,因完全沒症狀,他依舊拒絕面對未來的洗腎可能。

不過,阿伯每次都會熱情地和我分享他從親友那兒聽來、或上網查到的護腎良方,問我這個有沒有用、那個能不能吃?

這天,在聽我講完各項數據依然持續惡化中的抽血報告後,阿伯又神秘兮兮地告訴我,他聽說喝「香菜水」能讓腎毒素下降,他這次回去也要來試試,下個月抽血一定能進步!


吃了這個就可以不用洗腎?


來到重度慢性腎衰竭、瀕臨透析的階段時,腎功能已不可能恢復,但求尿毒指數不要爬升得太快,就已是最好的控制。

許多病患會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花大錢服用坊間盛傳很有效的護腎秘方,或號稱從天然植物萃取而成、產品標示都是英文字看起來很專業、很厲害、但卻未必有通過衛福部食藥署檢驗認證合格的保健食品。

甚至在此時,也會有許多熱心的親友來分享「不用多花錢,試試也無妨」的食補療法,聲稱吃了以後尿毒指數就會開始下降而不用洗腎,完全符合末期腎病病人的心理期待,讓人很難不動心。


香菜水助腎排毒?


初次聽說「香菜水」這帖秘方,回家上網一搜尋,竟跳出好多筆資料,內容多是這麽說:

將 300 克香菜洗淨切段後,加在 1500 毫升清水中,一起煮沸 10 分鐘;再把莖葉濾掉,單取其汁液冰存,即為香菜水。建議每日飲用,可清洗腎臟、幫助腎臟排毒,是最好的自然療法。

毫不起眼的小小香菜,竟有如此神效?怪不得我那位病人因此堅信:在喝完香菜水的幾週後再來抽血檢查,腎毒素一定會下降!

另外,在搜尋過程中,也跳出好多相關的影片,其中有人聲稱,根據原本來自加拿大的自然醫學研究,不要誤用中國香菜、又名芫荽(Coriander;學名為 Coriandrum sativum),而是要用洋香菜、又叫歐芹(Parsley),才會有效果。


與香菜有關的醫學文獻


本著醫學實證的精神,進一步在 PubMed 上搜尋,是否有相關文獻探討香菜的功用?

原來在世界各地流傳數百年的民俗療法中,都不約而同盛傳香菜是具有藥性的植物,因此也有不少文獻以科學的角度去分析它是否真有療效。

將香菜的萃取物去做化學組成分析,發現內含豐富的類黃酮(flavonoids)、多酚(polyphenolics)、與生物鹼(alkaloids)。

在解讀文獻前要先說明的是,搜尋到的相關文章都是動物實驗,沒有真正應用在臨床的人體試驗或病例報告;故實驗結果僅供「參考」,不能因為用在小老鼠身上安全有效,就直接推論對人類也有相同的效果。

2015 年有一篇針對香菜與其相關成分(包括香菜種子與從香菜葉提煉出來的油品)做文獻回顧的評論性文章,便整理出香菜具有抗氧化、對抗微生物(包括常見細菌與念珠菌)、降血糖、降血脂、緩解焦慮、止痛、消炎、抗癲癇、與抗癌等效果。

雖然坊間盛傳可用香菜來治療緩解傷風感冒,這篇文章也提到,目前沒有相關的文獻可證明它在反應性呼吸道疾病(reactive airway diseases)如氣喘或細支氣管炎具有療效。

那香菜和腎臟的關係又如何呢?

有研究將香菜種子的成分萃取出來泡成水溶液,從靜脈連續滴注兩小時到老鼠體內,再去記錄老鼠的尿量、並測量小便中的鈉、鉀、氯離子,發現都有上升的情形,最後結論支持香菜具有利尿的效果。

另有研究將 Gentamicin(一種對腎臟有毒性的抗生素)施打到老鼠的腹腔內,其中部分老鼠在接受腹腔內注射腎毒藥物後,再給予香菜萃取物治療,之後再為所有老鼠抽血檢驗腎功能,並取其腎臟組織做病理化驗;發現有接受治療的老鼠們,腎功能較佳,腎組織切片看到的腎小管傷害也較輕微。該實驗推論,香菜的成分具有保護腎臟的功效。

還有一個研究是在所有老鼠的飲用水中加入 1000 ppm 的重金屬鉛,讓其每天飲用,一部分老鼠則是在飲用含鉛水之餘,每日也接受香菜灌食治療;結果發現,有接受香菜治療的老鼠,骨頭(鉛在人體的主要沈積器官)中的鉛沈積含量較少,鉛對腎小管產生的傷害也輕微許多。實驗結果支持:香菜可有效吸附鉛,減少鉛在骨頭的沈積與對腎臟的傷害。


香菜有沒有毒?


在安全性方面,依舊是以老鼠作為實驗測試的對象:針對香菜種子的萃取物,只要每公斤體重不超過 3000 毫克的使用量,就是安全、無毒的;從香菜提煉精製而成的油品,一般用於食品料理上的量,也是安全的。

但有一篇關於香菜的毒性研究值得關注。

將香菜葉蒸餾分離而得的提取物,滴加在人類細胞株上,會使得細胞的分裂速度變慢、引發細胞凋亡與細胞壞死。而小雞胚胎的實驗也發現,隨著使用劑量增高,也會對胚胎發育造成不良影響,減低中軸骨骼的發育,並影響神經管、體節、眼睛與心血管構造的分化形成。

這篇研究因此認為,香菜的汁液萃取物,並非安全無毒,使用在活體生物可能會造成一些不良影響。

另外,前文曾有實驗提及香菜具有吸附重金屬(如:鉛)的能力;換個角度思考,若是種植香菜的土壤受到重金屬污染,那麼香菜在生長過程中也可能從土質吸收大量重金屬。

來自印度、伊朗、中國大陸、沙烏地阿拉伯等地的研究報告紛紛指出,在城郊或礦區等土質可能遭受重金屬污染的區域,栽種的植物包括香菜在內,測得的重金屬如砷、鉛、鎘、鉻、鎳、銅、錳等含量全都超標。


我對香菜療法的看法


綜上所述,若干動物實驗顯示香菜確有其療效,具開發潛能,值得進一步的研究,將其中真正有效的成分萃取提煉出來,加以定性定量製成藥品,並安排臨床人體試驗,才能真正完整的評估用香菜來治療人類疾病是否安全、有效。

雖然有些關於香菜種子或香菜油品的動物實驗,表示它們是安全無毒的;但也有一些研究顯示,香菜提取物可能會引發細胞壞死或凋亡、並影響胚胎的正常發育。

若想光靠吃香菜或喝香菜水以達療效,根據動物實驗中的香菜萃取物劑量,再加以推導換算至人體的使用量,大概每天都需要吃上好多把,這顯然不可行。

再者,若是種植香菜的土壤受到重金屬污染,因香菜對該物質的高吸附性,內含的重金屬量容易超標,若大量食用,可能會導致過多重金屬沈積在體內,造成中毒。

面對慢性疾病,醫師的建議通常會是藥物治療、搭配飲食的控制、與生活型態的調整。

在病情許可的前提之下,按時服藥之餘,將香菜視為一種食材配料,「少量」添加在平日飲食中,做為額外的食補療法,這是可以接受的。

但若拋下正規的醫學治療,只願意採信民間療法,光食用大量香菜或香菜水,卻完全不吃成份劑量皆標示清楚的西藥,除了可能惡化病情、延誤治療外,甚至可能有過多重金屬沈積在體內的風險,百害而無一利,千萬不要這麼做。


腎臟病患者可以喝香菜水嗎?


再回頭來看看陳先生的期待:「喝了香菜水後,能幫助腎臟排毒,讓尿毒指數下降,就可以不用洗腎了!

真的是這樣嗎?

前文曾提及,香菜的確有螯合重金屬的效果,即所謂的「幫助排毒」;但要注意的是,種植香菜的土壤若遭受污染,香菜也會將這些重金屬大量吸附於其根莖葉內,在食用香菜來排毒前,可能就會先將過多重金屬跟著香菜一起吃下肚內,不可不慎。

而坊間或網路流傳的版本,卻將之誤傳成具有排除腎毒素的功效,那可是天大的誤會啊!若香菜真有如此神效,那為什麼還有那麼多腎衰竭病人需要靠透析治療來移除體內過多的毒素呢?

再者,不管是中國香菜或洋香菜,都是鉀離子含量極高的食物。每 100 克香菜(芫荽)的鉀含量為 303 毫克,每 100 克的洋香菜(歐芹)之鉀含量甚至高達 2404 毫克!

若依照網路流傳的食用方法,把香菜或洋香菜加在水中煮沸,取其湯汁飲用,正好把這些從食材溶至水中的大量鉀離子喝進肚內!

若是瀕臨要洗腎的病人採信這個偏方每日大量飲用,可能會造成高血鉀、或因水分攝取過多造成急性肺水腫,需要緊急送醫安排急洗腎,若能救回一命已是萬幸,嚴重者甚至可能引發心律不整或呼吸衰竭而死亡。

最後,要再次提醒重度腎衰竭的病人,千萬不要為了避免洗腎而誤信偏方,每日飲用香菜水,因此承受高血鉀、體液過量等風險卻不自知!





參考資料


  1. Coriander (Coriandrum sativum L.) and its bioactive constituents. Fitoterapia. 2015;103:9-26.
  2. Acute diuretic effect of continuous intravenous infusion of an aqueous extract of Coriandrum sativum L. in anesthetized rats. J Ethnopharmacol. 2008;115(1):89-95.
  3. Chemopreventive role of Coriandrum sativum against gentamicin-induced renal histopathological damage in rats. Interdiscip Toxicol. 2015;8(2):99-102.
  4. Preventive effect of Coriandrum sativum (Chinese Parsley) on localized lead deposition in ICR mice. J Ethnopharmacol. 2001;77:203-208.
  5. Acute and sub-chronic toxicological evaluation of hydromethanolic extract of Coriandrum sativum L. seeds. EXCLI J. 2012;11:566-575.
  6. Safety assessement of coriander (Coriandrum sativum L.) essential oil as a food ingredient. Food Chem Toxic. 2009;47(1):22-34.
  7. Mutagenicity and safety evaluation of water extract of Coriander sativum leaves. J Food Sci. 2010;75(1):T6-12.
  8. Heavy metal contamination of soil, irrigation water and vegetables in peri-urban agricultural areas and markets of Delhi. Water Environ Res. 2015;87(11):2027-2034.
  9.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heavy metals in soil, water, and vegetables of farms in Sanandaj, Kurdistan, Iran. J Environ Health Sci Eng. 2014;12(1):136.
  10. Heavy metal pollution in vegetables grown in the vicinity of a multi-metal mining area in Gejiu, China: total concentrations, speciation analysis, and health risk. Environ Sci Pollut Res Int. 2014;21(21):12569-12582.
  11. Assessment of metal contents in spices and herbs from Saudi Arabia. Toxicol Ind Health. 2016;32(2):260-269.
  12. 台灣食品營養成分資料庫(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 2016.